馬斯克SpaceX載人上太空 張一鳴Tiktok跳動全世界

文:陳澤琪/圖:Photo by SpaceX on Unsplash。本文授權自旅讀中國101期,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

雨果說「哪裡有思想,哪裡就有威力」,人類每一次文明的進步,都是思想力量推動的結果。
面對當前大環境的黑天鵝,有兩個人以其思想和行動展現出強大的反脆弱力,
推動這個世界繼續前進……


新冠肺炎來襲,全球經濟與商業運作面臨黑天鵝,由正轉負、由興轉衰,中美貿易戰、去全球化的聲浪更是沸沸揚揚,你來我往不間歇,但在此期間卻有兩個忙折騰、搞大事的傢伙,也同時進入了大眾的焦點。

黑天鵝期間兩個忙折騰、搞大事的男人

一是五月十九日,北京字節跳動正式宣佈,美國前迪士尼消費者與國際業務董事長凱文‧梅爾(Kevin Mayer)將擔任字節跳動首席運營官(COO)兼TikTok全球首席執行官,其中將負責TikTok、Helo、音樂、遊戲等業務,同時負責字節跳動全球職能部門(不含中國),包括企業發展、銷售、市場、公共事務、安全、法務等。中國大陸媒體論述這是字節跳動張一鳴透過擅長國際化業務的梅爾,正式展開他全球化戰略與攻佔市場的重要一步。

一是於美東時間五月三十日下午三點,SpaceX Dragon 2(獵鷹9號)首次戴送兩名NASA太空人發射升空,並且順利回收火箭推進器。此次任務成功後,SpaceX 將開始定期執行國際太空站任務,運送來往於地球的太空人與物資補給、並執行私人太空任務。這趟航程代表了SpaceX的馬斯克(Elon Musk)完成了長久以來人類商業太空飛航計畫的第一步。

一切開始不甘於現狀、不走老路的性格

對於這兩位愛折騰搞事的男人,可謂當前一中一西的頂尖創業家。

話說二〇一二年張一鳴創辦字節跳動起,在此八年期間,他透過資訊算法技術,創設《今日頭條》、爾後持續開發各式熱門的APP,如抖音(Tiktok)、西瓜視頻、火山視頻、遠端辦公雲平臺飛書(Lark)、建構人工智能實驗室、大肆攻佔中國教育產業等。在大陸網際網路企業裡,字節跳動是首家沒有從阿里巴巴、騰訊或百度尋求保護或資金的創業公司,還成為此三大巨頭的強烈競爭同業。二〇一九年四月《TIME時代雜誌》,將華為的任正非、字節跳動的張一鳴,列上當年全球百大、分屬資訊科技產業領域的重要人物。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提到「從許多量化指標衡量,張一鳴實為全球頂尖創業家,他所創建的基於人工智能技術的社交媒體公司字節跳動,已是世界上最具價值的創業公司,估值高達美金七百五十億元,在全球推出十幾款移動產品,擁有十億位月用戶」二〇二〇年全面展開了市場全球化發展的道路。

而另一位西方頂尖創業家馬斯克,於二〇〇二年賣掉創設的線上出版軟體Zip2、在線支付Paypal後,全力開啟不可思議新一波人類科技創新的探索,他先以美金一億元創辦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,其後未曾停下腳步,創辦了電動汽車特斯拉(Tesla)、電動汽車鋰電池製造工廠Gigafactory、新太陽能源企業SolarCity、基礎設施和隧道建設服務公司The Boring Company、專攻腦機技術界面整合生技腦科技的Neuralink、OpenAI等。至今僅SpaceX已有三百六十億美元的估值,馬斯克個人則僅於SpaceX、特斯拉兩大部分,就已積累三百八十五億美元的資產和身價。

拒絕常規、一切只專注夢想

所謂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,而創業家其內在趨力也都有相似之處。相較張一鳴和馬斯克的創業規模雖無法當成同一量級作比較,但同為「技術宅」出身的他們,個性上則有著驚人相似的特質。

張一鳴南開大學軟體工程畢業後,前後創業五次,極度著迷深挖科技數據分析,並喜歡用坐標和矩陣的概念思考字節跳動數位科技產品的開發、人才管理和企業的策略布局。張一鳴並非一位典型的創業者,事實上,早期字節跳動需要融資時,很多投資人並不看好張一鳴,其中包括大陸著名投資人朱嘯虎。據說張一鳴前去見朱嘯虎,雙方只溝通了十五分鐘即結束,朱嘯虎拒絕的理由是「看著這個小孩兒蔫蔫的(太斯文),不是我投資的風格。」至今張一鳴對於成功的看法,也和大陸許多眾多野心勃勃的創業者大相徑庭。他和人溝通字節跳動的發展,更多時候都在談他對於挑戰的嚮往和開發數據的興趣,他對打破深挖軟體數據應用的使用、對數位科技推進或改變生活感到興奮,但卻難從他口裡聽到公司要如何盈利、如何上市,難尋覓他對金錢的渴求。

二〇一七年馬斯克神采奕奕於TED舞臺上,談他上天下地的夢想,主持人問到他為何要耗費龐大的精力,總一心出格想要上火星?要去做那麼多並非於此當代地球人該去推動的事?馬斯克則說他活著如有理由、為什麼而活,或有甚麼可激勵自己,就是他為夢想別人所不敢夢而活,對他自己而言,就是如果活在沒有去外太空的未來,會十分沮喪;而他也提到他沒想成為任何人的救星,他只是想探索未來,不使人生陷入悲傷和被動而已。

獨立思考穿越喧囂的浪漫

於此今日,透過各種媒體的報導與追捧,大眾對於成功早已為限固於某些思維定式的標籤,就像是把愛情換成了不假思索消費數詞。但對張一鳴和馬斯克,他們眼裡全心所專注的都僅有他們夢想開始的那個起點。

二〇〇八年面臨市場金融風暴,特斯拉因為持續虧空,逼著馬斯克在最差的狀態下,將公司上市;而另一頭為了達成商業太空航行的夢想,SpaceX在各種專家學者和媒體等的抨擊和批評下,火箭發射連續失敗三次。迎來最艱難的時刻,SpaceX幾近倒閉,馬斯克幾度瀕臨崩潰,直到二〇一六年四月八日迎來第四次火箭飛行成功,推進器回收著陸,才再獲得資金而重生。媒體採訪馬斯克問到火箭三連失敗時,是否想要退出?馬斯克很堅定回應著「我從沒想到過放棄」,要麼死得安然,要麼活得絢爛!面對那麼多人的否定和批評,他能堅持的就是「當你想放棄時,想想當初你為什麼要開始」。

張一鳴回顧二〇一二年他和伙伴擠在北京的民宅裡展開創業時過程,提到隨著他們持續努力專注研發有價值的互聯網產品時,他和團隊每天都充滿希望,即使辦公空間很小,但夢想卻無限。他以「務實的浪漫」來形容他創業一路走來的過程,他說「精緻的文藝不是浪漫,粗糙的宏大是浪漫,新事物都是粗糙的。曬情懷故意感動別人不是浪漫,獨立思考穿越喧囂是浪漫。有生命力是浪漫,面向未來是浪漫,擁抱不確定性是浪漫,保持可能性是浪漫。」

To face reality and change it. 空間有形,夢想無限。敬致兩位未因為環境而停下腳步持續前進的創業家。

想關注中國大陸產業資訊?按讚追蹤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
對大陸營銷、產業、就業有疑問想發問交流?加入我們社團:前進新大陸:大陸商業、兩岸商貿、義烏電商討論區

推薦學習:
快速學習大陸電商思維:電商專刊─運用大陸電商思維尋找增長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