義烏系列報導 前進新大陸創業報導

【義烏系列報導】國際商貿小商品城 女掌櫃撐起半邊天

每位光鮮亮麗、八面玲瓏的女掌櫃身後,往往有著一位偉大的男人,掌管著一座日夜不息的工廠。

文_吳歆宜 /旅讀中國
圖_麥翔雲 /旅讀中國
繪_陳巧廷 /旅讀中國

俗話說「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後,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」,這句話到了義烏得反過來說──每位光鮮亮麗、八面玲瓏的女掌櫃身後,往往有著一位偉大的男人,掌管著一座日夜不息的工廠。

站在國際商貿城一區通往二區的空橋上,透過玻璃窗俯瞰下方車水馬龍的商城大道,著實很難想像,只不過十五年前,腳下還只是一片荒涼空地。二○○二年,義烏市政府啟動第六次小商品城搬遷工程,將卅五年歷史的批發市場遷移到現址,隨後,在極短的時間內,商鋪接連裝修開業、周邊交通、住宿、餐飲等配套設施迅速進駐,使這座廣達五百五十萬平方公尺(約一百六十六萬坪)的國際商貿區,瞬時間生機活絡了起來。

四十歲的盛丹紅屬於義烏最令人欣羨的群體:店鋪是自家的。
四十歲的盛丹紅屬於義烏最令人欣羨的群體:店鋪是自家的。

一夜致富的義烏奇蹟

今年四十歲的盛丹紅是當時第一波遷入的商戶之一。作為土生土長的義烏人,盛丹紅無疑是備受幸運之神眷顧的,當她與同村的先生盛奇六來到批發市場尋求一絲機會時,從沒料想到這座城市後來的驚人變化,他們始終相信「好日子總是會來的」,卻沒料到會是這般天翻地覆的翻轉!

對於剛搬進新市場的那天,盛丹紅已經有些印象模糊了,只記得「從有小商品城,我們店就在了,有七、八年了?」。二○○二年年底,義烏政府發出通知:國際商貿城即將完工,開始接受商位招標,盛丹紅夫妻因為有舊攤商的優先資格、加上幾年來納稅達到一定額度,順利申請到了一個舖位。(加入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!

當時,兩人跟多數攤商一樣,都看好一樓的商鋪,二樓次之,擔心到了三樓以上生意會受影響。分配結果出來後,他們的攤位雖不在一樓,但看著也還行 —座落在南側樓梯一上樓的通道上,很容易映入眼簾。誰也沒料到,市場開始營運後,二樓的鋪位竟然是生意最為火爆的,僅僅兩年之內,攤位的轉租金竟翻漲卅倍!

來自江西的孫麗娟,已經在義烏開店第六年,高漲的店租是一筆沉重壓力。
來自江西的孫麗娟,已經在義烏開店第六年,高漲的店租是一筆沉重壓力。

包租婆與打工仔

義烏國際商貿城的發展之迅猛,不只盛丹紅夫妻沒有料到,就連卅五年間已數次主導小商品市場擴遷的政府單位,恐怕也低估了其驚人的發展。二○○二年十月,國際商貿城初營運時,政府僅向攤商收取一年九千元年租(人民幣,下同),綁定攤位五年,五年內只能自用,時限過後才開放自由轉租,以防有心人炒作牟利。

即使如此,僧多粥少的情況下,小商品城的攤位費用依然一路飆漲,幾年之間翻了數十倍,依然還有無數廠家想方設法,想要在裡頭占有一席之地。到了二○○七年年底,所有權開放轉移之際,買斷一個攤位的價格更是飆到百萬、千萬之譜!

在義烏期間,時不時可以聽到憑著小商品城一夕暴富的義烏奇蹟:可能是有先見之明,早早攢了十幾個鋪面在手上,四十多歲就過上「包租婆」退休生活;也有的故事裡,一家大小就靠著一個鋪面過上豐衣足食的生活。

宛如天價的租金收入,對義烏人來說,是一場津津樂道的美夢,但對來得稍晚的外地生意人來說,房租飆漲的那幾年,卻是一場不願意回想的惡夢。

來自江西的孫麗娟夫妻,在二○一○年來到義烏,儘管位於一樓大通道裡的娃娃店舖人來人往,談到今年的營收仍然略帶擔心,「沒辦法呀,店面費一年六十多萬,今年還是降過價的」。相當於新台幣三百萬的年租,只能租到一處八.四平方公尺的小攤位,換算下來每一平方公尺的年租金高達卅五萬台幣(約一坪一百廿萬台幣),也難怪像孫麗娟這樣的外地商戶,也只能感嘆自己宛如「高級打工仔」,過路財神般經手了大量的現金。

前幾年生意好的時候,孫麗娟也想過自己買個店鋪,但是市場裡位置好一些的沒有六百、一千萬(人民幣)買不到,最終在投資金額過大,未來經濟走勢不能預測的情況下,放棄了自家買店面的想法。

隨著中國人口青壯代換,義烏這幾年面臨了工資翻漲、缺工問題惡化的諸多問題,許多人攤商擔憂義烏可能正失去競爭優勢。孫麗娟分析:「我們家屬於手工密集性產業,一個工人一天最多也就縫出卅件(娃娃衣服),不是那種機器可以開流水線大批量生產的」,生產成本壓不下去;過去因為人工、土地便宜,能夠以跑量獲利,現在工資直接反映在貨品單價上,「生意也難做了!」

2017 義烏跨境電商淘寶創業營熱烈報名中

隨著全球製造業中心轉移,戚婷娟店裡賣的半成品仿真花,成為新興熱門商品。
隨著全球製造業中心轉移,戚婷娟義烏店裡賣的半成品仿真花,成為新興熱門商品。

金磚四國的勞力擠壓

對於這幾年全球製造業中心的逐漸轉移,戚婷娟夫妻也隱隱地察覺到了,這幾年,戚婷娟店裡賣的單支仿真花朵,成為新興的熱門商品。隨手拿起一隻玫瑰,戚婷娟解釋:「我店裡只賣單支花,批發商採購後,還需要經過二次加工,加個盆兒、綁上緞帶,或者做成花環」。過去,像他們這樣的半成品花朵絕對不是義烏主力商品,海運後可以直接進入通路販售的成品才是中東客商真愛,但在二○一二年以後情況卻有了變化。

根據中國《第一財經日報》報導,義烏的外貿出口國已從中東逐步轉向印度、巴西、俄羅斯等金磚國家與東南亞,二○一二年,印度首次超越了伊朗,成為義烏最大的出口市場。與樂於採購成品的中東客商不同,金磚國家與東南亞國家商人更偏好採購半成品回國加工,以爭取更大的獲利空間。相比中國逐漲的人工、土地成本,他們本國有相對低廉的勞動力、土地成本、相對寬鬆的貿易環境,還有以半成品進口的關稅優惠因應。

以印度商人最大宗採購的「飾品」工廠為例,在中國一名電鍍、鑲嵌工人的薪水基本在三千元起,而普通印度工人只領取一千三到六百元左右的月薪,越南更是低至六百到七百元。製造成本的落差,使得印度商人更傾向採購銅坯回國加工,低廉的生產成本不只能供應內需,也轉而謀求國際訂單,吸引中東、美加、歐洲等多國客商轉往印度採購,擠壓了義烏飾品工廠的生存空間。

對於自家品質有信心,張敏一點都不擔東南亞、南亞國家削價競爭。
對於自家品質有信心,在義烏開店的張敏一點都不擔東南亞、南亞國家削價競爭。

是危機,還是轉機?

儘管許多攤商對此現象憂心忡忡,但是在專家學者看來,國際製造業的重心轉移,本就是自然現象,浙江省國際經濟貿易研究中心主任張漢東在接受陸媒採訪時舉例:「全球製造業一直在轉移,從發達國家流向亞洲四小龍,再轉到中國內地。隨著國內人口紅利消耗殆盡,逐漸向勞動力價格更便宜的東南亞國家轉移,義烏只是其中的一個縮影。」大勢所趨之下,如何避開低價競爭,趁勢推動產業升級,便成為義烏延續競爭優勢的當務之急。(註:「人口紅利」,指中青勞動人口尚未屆退休的比例優勢)

在義烏小商品市場搏鬥超過十五個年頭的張敏夫妻,早早就意識到產業升級的必要。作為義烏數一數二大的玩具製造商,張敏家的金太郎玩具廠在十年前就實現了設計、製造、包裝、銷售一條龍,小小兩坪半的鋪面裡,掛滿了世界上最新最炫的廉價玩具:鼻涕膠、太空土、化石蛋,所有玩具都有一個最重要的特色:無毒、無臭,符合二〇一一年新頒訂的嚴格歐盟玩具標準。

面對東南亞、南亞等新興國家的勞動力優勢,張敏一點都不擔心,他說:「現在家長父母都疼孩子,要無毒、要安全,我們廠都是出口歐美的,不怕別人削價競爭!」

經商多年,呂紅美悟出心得:「最暢銷的永遠是基本款」。
在義烏經商多年,呂紅美悟出心得:「最暢銷的永遠是基本款」。

除了市場,我們還有產業鏈

同樣勇於創造差異化的,還有孫麗娟的娃娃工廠,孫麗娟說:「每一年我們每個語言的娃娃都會更新功能,從台灣進口音質更清晰的IC(積體電路、晶片)」,今年她也準備推出兩款新功能:一是藍芽接收、二是遠距離搖桿,前者可以透過手機傳輸錄製好的語音,後者可以遠端遙控,主打的都是鎖定現在家庭缺乏互動交流的商機缺口。

另外兩位在義烏經商超過十年的女掌櫃:賣聖誕樹的呂紅美與賣彩球的吳厚香,選擇的是另一條路 —專注在經典產品,把一個品項做到最高性價比。

經商多年,呂紅美悟出與吳厚香相同的心得:「最暢銷的永遠是基本款」,於是兩位選擇了相似的道路,單一貨品,專業化經營,以相同規格將流水線的生產成本壓到最低。

「低廉的價錢,優質的品質」對於自家產品的信心,使得兩位對於印度、越南等新興國家的競爭並不太感到緊張,畢竟,義烏的優勢並不只在於眼前所見的實體市場,還包含卅多年間形成的完善產業鏈,「新聞上說,在印度搬運一個集裝箱平均得花上九百四十五美元,而中國呢?只要四百六十美元!」呂紅美說,這就是看不見的義烏優勢!

(本文選自《旅讀中國》第51期 封面故事)

賣中式彩球的吳厚香,也選擇了單一類別、專業化經營來壓低成本。
賣中式彩球的吳厚香,在義烏商店中也選擇了單一類別、專業化經營來壓低成本。

0 comments on “【義烏系列報導】國際商貿小商品城 女掌櫃撐起半邊天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